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飙升至15万亿美元

 新闻资讯     |      2019-08-13 11:15

全球经济不确定性让投资者对未来感到担忧,目前全球收益率为负的政府债券规模已飙升至创纪录新高。德意志银行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约有15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收益率为负,占全球所有政府债券比例高达25%。自2018年10月以来,这个数字几乎增长了两倍。

随着全球央行实施前所未有的货币宽松政策,负收益率债券正迅速膨胀,危及全球经济正常运行的方式。造成这一现象的罪魁祸首有很多,投资者将其归咎于全球央行,以及贸易紧张局势、通货紧缩、全球人口结构的转变等等。

随着各国央行争相降息应对经济放缓,这一举动似乎在使收益率下降的情况变得更糟,全球负收益率债券的数量近段时间持续增长。在过去24小时里,印度、新西兰和泰国的央行纷纷降息,令投资者感到意外,因为所有这三个国家今年年内都已降过息。

新西兰储备银行大幅下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至1%,市场此前预期只有25个基点。这位新西兰储备银行行长表示,“如果情况仍未能好转,我们并不排除负利率的选项”。

在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周首次为负。

其它全球央行一直在以前所未有的水平放松货币政策,欧洲和日本的债务为零或负利率,同时经济数据依然疲弱。上个月,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暗示,欧洲央行很可能在年底前降息,因为“为确保金融环境有利并能够支持欧元区扩张,仍有必要实施大规模货币刺激”。

债券市场何以如此运作?

从历史上看,人们把钱交给政府,而不是进行消费,并获得利息回报的承诺。现在,随着人们越来越迫切地想要为自己的财富找到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政府借钱实际上是在赚钱。随着负利率引发了对经济的进一步担忧,这行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债券应该支付给资本所有者一些东西,才能把钱从他们手上撬走。但现在的情况却是相反的。”DataTrek的联合创始人尼古拉斯-科拉斯说。

央行通常降低利率,以增加经济中的货币供应,刺激需求,并提供增长动力。推动货币政策走向宽松的其他关键因素还包括:国内前景疲软、GDP增幅下降、低通胀以及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减弱。就欧洲而言,还要增加与之相匹配的财政刺激政策。

全球债券收益率为负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由于流动性要求,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被迫继续购买债券。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全球经济顾问费尔斯(Joachin Fels)表示,人口和科技等长期因素也压低了利率。

“预期寿命的延长提高了人们的预期储蓄,而新技术节省了资本,而且使资本变得越来越便宜——从而减少了预期的投资需求。由此产生的储蓄过剩往往会推动“自然”利率越来越低。”费尔斯说到。

美债“负收益率”时代已为时不远?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表示,尽管美国国债收益率与全球其他国家的利差很大,但美国有可能被卷入这一全球趋势。Pimco是全球最大的固定收益管理公司之一。

“美国国债——许多投资者将其视为除黄金以外的终极“避风港”——即便出现负收益率可能也不例外。如果贸易紧张局势继续升级,债券市场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速度可能比许多投资者想象的要快。

全球央行纷纷放松银根,美国经济前景也不明朗。目前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三跌至1.595%,为2016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比一个月前低40个基点。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也跌至2.164%,接近2016年创下的历史最低水平。

市场正密切关注3个月期和10年期美国国债之间的息差,因为这一息差正处于2007年4月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新高。

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和贸易危机,促使美联储上周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降息。在联邦基金利率利率下调25个基点后,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全球形势对经济前景的影响以及温和的通胀压力”促成了美联储的决定。

美联储进入更深层次降息周期的可能性正在提高。美联储基金观察工具(Fed Funds watch tool)估计,美联储今年将再降息三次,9月份至少降息一次的可能性为100%。

由于隔夜联邦基金利率目前处于2%至2.25%之间,投资者和经济学家就进一步降息是否会让美国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没有太多施展空间展开辩论。

费尔斯称,周五公布的7月就业报告显示,制造业放缓已开始波及就业市场。再加上全球层面的紧张局势仍未缓解,美联储将不得不做出反应。

特朗普总统一直在直言不讳地呼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降低利率,称美国央行需要与全球同行保持步调一致。

周三,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他们必须更大幅度、更快地降息,现在就停止荒谬的量化紧缩。”